退片已成无奈之举在剧集争夺上卫视为何节节败退?

2017-12-07 22:30

  近日《海上牧云记》在优酷、腾讯。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巨头,一周突破了10亿点击量,8.3的豆瓣评分也是对剧作质量的肯定。

  然而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原本计划是在台网两端共同,但已经接近谈拢的湖南卫视最后却放弃,使之只能完全依托于视频网站,这对《海上牧云记》的来说也是一次打击。

  节奏慢、体量长,《海上牧云记》无缘卫视。先说《海上牧云记》,这部改编自今何在原著,又有众多演技派加盟的作品在视频网站后也收获不错的成绩,精致的特效与史诗感的远景运用是作品吸引原著粉与人的因素。难道卫视对于《海上牧云记》的放弃是错误的选择了?

  其实不然!首先是《海上牧云记》长达75集的体量,如果像之前网传的湖南卫视拿出3亿砸下独家版权,那么就一定会在黄金档。

  但是新政之下卫视黄金档的古装剧集不得超过黄金档所有剧集的15%,而湖南卫视在2018年还有两部大女主古装戏《独孤皇后》与《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所以恐怕无力承担75集的《海上牧云记》。

  剧集过长导致的节奏问题更是了《海上牧云记》在卫视的可能。原作作者今何在也就这个问题发表了看法:“前面有8集左右少年时代的戏,虽然我觉得剧情很好看,少年演员们演得也很努力,但在第一天收视率就是命的时代,不敢接,想让导演全剪掉,我也完全理解。”

  豆瓣的评分也呈两极分化,精良的制作、成熟的镜头运用与缓慢、拖沓的节奏共同组成了《海上牧云记》的评价。剧集体量过长或许是《海上牧云记》未能在卫视的原因,但在优酷连播的《将军在上》却没这么幸运了。

  剧集特点不符合卫视要求,《将军在上》未达预期。《将军在上》与《海上牧云记》均是根据大IP的文学作品改编,据称投资也都达到了3亿,邀请马思纯、盛一伦等明星主演也是具备了不错的卡司实力。

  但在五月,《将军在上》传出被江苏卫视退片、转投山东卫视,前不久又从山东卫视的单上撤除,彻底改为网络。

  这部类似两年前爆款网剧《太子妃升职记》姊妹篇的作品由《太子妃》的导演侣皓吉吉担任艺术总监,作品也几乎照搬了《太子妃》的模式。

  首先是男女主角人物性格上的变换,虽然没有直接交换身体,但也尤为明显;另外在拍摄手法上一个场景内大面积的色彩对撞也复刻在了《将军在上》中。

  这些设定在为剧集带来鲜明特点的同时,却没有考虑整个影视剧市场的接受能力。尤其是与《太子妃》类似的“重口味”台词与“卖腐”镜头更是让卫视端无法。不说电视的受众无法接受这种文化,剧集本身根本无法通过卫视的审核。

  《将军在上》与《海上牧云记》均因为自身的问题只能改变原定计划采用视频网站独播,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现阶段卫视与网络平台在选择类型上不同的趋势。

  就影视作品而言,其实电视剧与网剧的分界线几乎不复存在,一部优秀的作品出现,网络与卫视必定是竞争激烈,如果题材与剧情本身不触碰到卫视的审查线,那么两端同步的概率很高。

  但如何符合审查标准使作品出现在两端,并且在两端都能满足受众的需求是制作公司应该思考的问题。视频网站可以尝试不同的类型与题材,在台词与场景的设计中可以更为大胆,这更符合年轻用户的喜爱,但这些作品就很难在卫视。

  只有兼顾网络平台的求变多样、卫视的传统、固定,才能在两端平行发展,并将成绩最大化。创作出这种兼而有之的作品才是制作公司的目标。

  制作公司可以兼顾两端,也可以不停的寻求改变与发展,但对于卫视来说,现阶段的局势却十分尴尬。

  首先是收视人群的固定。在用户不断向网络转移的同时,卫视的收视人群被基本固定,而这种固定无疑同时圈死了卫视选片的类型与题材。相比网络,卫视的用户难得求变,所以也只能一条走到黑,这就导致了用户的转移成为不可逆的历史过程。

  另外还有政策的。像暑期档末上线的《白夜追凶》与《河神》,其中某些镜头成为了好评的设置。但这些新意不可能在卫视呈现,繁杂的严重缩小了卫视的选择范围。

  最后是财力上的落后。之前唐德影视与江苏、东方两家卫视签订了《赢天下》的首播权,价格是惊人的4.65亿。

  之前盛传《赢天下》会在开年登陆湖南卫视,参考湖南卫视一直以来的黄金档独播政策,各方自然将《赢天下》定义为湖南卫视的首轮独播。

  然而一是片花放出后,各方对电视剧的评价有所下滑,二是在视频网站砸下高额版权费得背景下,湖南卫视的预算很可能与制作公司开出的价码相差过大,电视剧也转为其他两家甚共同购买。

  可见,网台双方收入能力的不同直接导致了购买能力的差距,视频网站在购买电视剧或其他项目后可以直接通过会员、流量、周边与线下活动等方式变现,但卫视的主要来源只有招商费用。

  如今广告回本的困难,使本就稀少的变现方式再增挑战,在这样的不利情况下,卫视买剧自然慎之又慎,在决策果断性与财力上也被视频网站拉开了差距。

  这种局面继续发展那么湖南与一众头部卫视的独播战略将受到。像《赢天下》的整体版权费用为9.15亿,网络独播的优酷自己就拿出了4.5亿,几乎是整体费用的一半。

  如此高昂的版权费用卫视很难独自承担,放弃独播实属无奈,连一向独播与先台后网的湖南卫视都不得不放弃。

  未来,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双方都在不停烧钱,但变现能力的差距使得卫视很难与视频网时间拉锯。短期内版权费用还会增高,卫视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当这股弦崩断之时,卫视再想办法恐怕为时过晚。

  尤其各视频网站自制剧的质量日渐上升,在一些剧目上卫视连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多重的困局与未来更深的在近日《海上牧云记》被退片却在视频网站收获佳绩、湖南卫视不得不放弃《赢天下》的独播版权中逐渐体现。但这是卫视失势的一个过程,就像用户流失一样,似乎是不可逆转的。

  站在卫视的角度,如果悲观的看待与视频网站的争夺,恐怕在资本决定市场的当下,卫视很难与视频网站争锋。不过,视频网站这种不正常的烧钱终有结束的一天,到时哪方可以抢得先机恐怕是由受众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