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证券投行核心黄文强出走 招兵买马挖角瑞银

2017-08-28 08:34

  “IPO和再融资都不能偏废,但我们更注重IPO,准备要做扎实,这样以后才能为企业提供持续的融资服务”

  这本是一起正常的人事变动,但其中牵涉到了德邦、申万、瑞银、国金等多家券商。

  实际上,由于IPO“堰塞湖”至今仍未打破,众多投行在2012年的业绩均有所下调,如何变法,如何险中求胜,一场投行间的明争暗斗正在上演。

  资料显示,黄文强2007年进入德邦证券,并负责公司融资并购部。在此之前,他先后在上实集团所属的上实置业担任过分析员、项目经理,并随后在光大证券的债券承销部、并购部担任副总经理,操刀过康缘药业(600557.SH)、丝绸股份(000301.SZ)等股权分置的项目。

  “黄老师在上海资本圈内资历较深,在并购方面是经验丰富的专家。”一名上海的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2007年初,德邦证券的注册地正式从沈阳改为上海。其是证监会批准的首批保荐机构之一,2003年在东北成立,成立以来连年实现盈利,各项业务资格也较为齐全。

  2008年,由黄文强、胡欣保荐的独一味(002219.SZ)顺利上市,募资规模1.44亿元,实现保荐费用1985.23万元。当年的投行业务也因此大有起色,总承销数量位列第22名,同比前进20名,承销家数也比2007年提升5位。

  “公司从齐鲁、华英、东海等券商也招了些保代,但人数还是和以前差不多。我们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很清楚的,不会像有些券商扩充保代后马上想冲上去。”申万的一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根据统计,申万去年在IPO、增发等股权融资上均为0单。要进行,作为券商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投行业务就急需提高,“挖人”是最便捷的途径。

  “保代想要带走一个项目,那得和保荐的公司交情很深。”前述上海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

  实际上,黄文强在德邦证券的这些项目,当初并非由其拉拢过来,而是2011年德邦证券从华泰联合挖角时,华泰联合的保代带过来的项目。

  2011年,德邦证券从华泰联合挖来4名保代。根据证监会网站信息,德邦证券至今的保代人数为12人,意味着从华泰证券过来的,就占到1/3。

  而这4名保代在华泰投行工作多年,经验较为丰富,跳槽德邦证券时,也将保荐的项目带到了公司,包括舒泰神、精华制药、广联达等3家公司。其中,舒泰神是在2011年登陆创业板,精华制药、广联达分别在2010年、2011年于中小板上市。

  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就是原由华泰证券上市保荐,但保荐人来到德邦证券后,这些项目都交由德邦证券持续督导。

  “IPO和再融资都不能偏废,但我们更注重IPO,准备要做扎实,这样以后才能为企业提供持续的融资服务。”德邦证券总经济师胡旭向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德邦证券目前有5个项目正在申报。其中1单已过发审会,1单为“落实反馈意见”,其余3单均在初审阶段。

  “我们去年陆续有扩充投行的队伍。不过,公司已经过了以保代为中心的阶段,现在是以项目为中心。招进来的员工,我们给他们提供实战经验,会盯着很多项目。而且不只是股权融资,很多投行的人也愿意去做并购、债券等项目锻炼自己。”胡旭向记者说。

  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包括瑞银证券的劳旭明、国金证券的余庆生、尹志勇等保代纷纷来到德邦证券。

  胡旭说,“招来的人主要还是看价值和德邦契合。保代圈子很浮躁,有些人成为保代后频繁跳槽,因此除招保代外,我们也注重新人的培养。”

  事实上,德邦证券投行的变动,折射出的是IPO“堰塞湖”下各家券商动荡的缩影。

  “差不多20%的保代离任,不知和去年瑞银集团的全球裁员有没有关系”。一名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

  数据显示,2012年度瑞银证券未发一单IPO项目。再融资方面,瑞银证券去年总共有5单,包括川投能源(600674.SH)、西安民生(000564.SZ)等项目分别募集资金19.91亿元、9.7亿元。然而,瑞银的其他3单项目,如福田汽车(600166.SH)、交通银行(601328.SH)、中国南车(601766.SH)等均为联合承销项目,且瑞银证券并非牵头的承销商。

  “瑞银比较擅长做大项目,但去年市场差,大项目不容易上。有些保代手里没项目,离职的也应该没有在审的IPO项目。”前述的投行人士表示。

  据证监会信息显示,瑞银证券的IPO项目总计7家。其中5家为主板,1家中小板,1家创业板。除拟上主板的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发审会外,其余6家均在“落实反馈意见”阶段。

  前述上海的投行人士对记者说,“国金保代人数多,走一两个影响不大,何况国金证券正申请注册的保代人数就远超2个。企业机制灵活,投行业绩也有保障。”